车险综改中介生存空间受挤压,同昌保险一口气拟注销22家分公司

近日,新三板挂牌的同昌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昌保险”,834668)披露公告,一口气拟注销包括江西、重庆以及云南省内机构等合计22家分公司,大力精简机构队伍,围绕“优化传统车险,重点拓展非车险”提高业务经营水平、优化资源配置。

在业内人士看来,车险综改读秒,消费者受益、保险公司经营分化、保险中介公司生存空间被挤压、压力加剧。同昌保险的动作,也是中小保险中介公司应对、调整措施的缩影,精简机构队伍,及时瘦身。然而,不论是选择继续深耕车险,还是拓展财险非车险,亦或是向寿险转型,提升专业能力,走质量发展、效益发展之路,才是保险中介机构的正道。

优化资源配置,同昌保险舍弃22枚分公司“棋子”

具体来看,同昌保险审议通过《关于拟注销部分分公司的议案》,结合各分公司实际经营情况,公司拟注销江西、重庆、牟定、禄丰、南华、武定、大姚、漾濞、巍山、南涧、永平、弥渡、洱源、维西、德钦、个旧、龙陵、元江、盐津、水富、镇雄、彝良等22家分公司。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除江西、重庆两家省级分公司外,此次拟注销的其余20家分公司均分布在云南省内,作为一家总部位于云南,并且起家于此的同昌保险而言,无疑撤下了不少“棋子”。

目前,同昌保险在云南省内16个地州已设立近百家分支机构,在全国设立10余家省级机构,铺开布局,也是国内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保险经纪公司,于2015年实现挂牌。

缘何收紧战线?同昌保险给出了理由,“为进一步优化公司资源配置,提高业务经营水平,公司在业务模式上进行了调整,逐步优化传统车险业务,重点拓展公司具有较强优势的非车险业务”。

“一般来说,不论业务开展情况如何,分支机构有必要的职场、人员等固定成本支出,基于经营情况进行择优汰劣,精简机构队伍,是合理的商业行为”,一位保险中介机构管理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称。

从业务结构来看,同昌保险业务板块主要包括车险业务、非车险业务、公估业务以及再保险业务,此前,车险业务是其主打业务,占比在七八成左右。

2017年,同昌保险开始逐步实行转型,削减人力成本高、利润空间薄的传统车险业务,预期利用互联网科技手段提升未来业务发展,收购海绵保保、投资同昌网络公司等,拓展业务增长点。同年,同昌保险车险业务下降,较上年同期降低1827万元,缩水近两成,占营收比重从上年度的81.79%下降至71.33%,非车险业务同比增长近五成。虽有非车业务的增长,但不足以弥补车险业务转型导致的营收下降。

此后两年,同昌保险持续调整,压缩车险业务、拓展非车险业务,也经历营收下滑、利润下降且陷入亏损的过程。2019年,转型成果得到显现,报告期内,同昌保险扭亏为盈,扣非净利润696.81万元,同比增长189.47%;营收1.13亿元,涨幅5.56%。

据悉,同昌保险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增长主要原因是业务结构优化,车险业务减少,工程项目及其他业务零星增加。该公司在水利水电、公路、通信、工程施工、航空等多个行业积累了技术经验,有较多较为稳定的大中型商业客户。

步入2020年,转型调整依旧在进行。上半年,同昌保险传统车险业务大幅降低,直接体现在营收上,营业收入从去年同期的5703.49万元下降至3280.36万元,同比缩减42.49%;扣非净利润251.11万元,同比缩减63.17%。

针对经营数据的变化,同昌保险解释称,“传统车险业务已不再作为公司的主要经营项目,优质的非车险业务将成为长期稳定业务来源”,因营收同比减少,净利润也相对减少。

车险综改读秒,保险中介机构去劣留精

值得关注的是,同昌保险持续调整,包括近期的拟注销分公司收紧战线,也是近年来车险改革背景下,传统中介机构转型的典型缩影。

迫于压力,此前以车险业务为主的保险中介公司,一类,加大科技投入,提升经营效率,进行深耕;一类,将业务重心从车险业务转向人身险业务,譬如怡富保险代理,在年度经营计划中表示,要调整加大寿险销售渠道,促进寿险业务增长;诚安达透露,会坚持提高寿险销售占比的发展战略;另一类,则是聚焦财险领域,缩减车险业务,加大对非车险业务的投入,比如同昌保险进行的“强非车、稳车险”;除此之外,还包括注销、转卖牌照等应对措施。

2020年9月2日,银保监会更新发布最终版《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确定于9月19日正式实施,各项工作紧锣密鼓推进,车险综合改革读秒。

根据要求,要引导行业将商车险产品附加费用率的上限35%下降至25%,预期赔付率从65%提高到75%,实现“减费、降价、不惜赔”,车险费用空间被大幅挤压,保险公司的费用竞争空间缩水。消费者可以享受到更加质优价廉的车险服务,保险公司发展将进一步分化,相应的,中介机构的生存空间则被进一步挤压,面临寒冬。

“部分中介机构经营愈加困难,甚至消失”,一位保险中介管理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基于车险产品的标准化、同质化,一些保险中介机构并未体现、同时也不具备专业能力,只是单纯的销售机构、出单平台,“大浪袭来,就是一个去劣留精的过程”。

其指出,相对于中介渠道,直销渠道价格更低,信息透明,随着技术升级,互联网时代下车险销售和理赔变得更为便利,网销、电销、交叉销售均能触达消费者,“没有汽车后市场服务优势的保险中介机构,可替代性太强”。

一位保险中介机构负责人建议,各家中介机构需根据自身资源状况和战略定位来选择和培育发展模式和路径,若要持续主攻车险市场,可聚焦于运营效率的提升,完善保险服务的闭环应用,降低成本,有效沉淀车险后服务区域化发展。

以同昌保险为例,尽管该公司加大对非车险业务的拓展,但并未完全放弃车险业务,而是继续提升对投保人的服务质量,提升客户满意度,增加客户粘性,增加客户规模,进而提高公司与保险公司之间的议价能力,降低佣金率下降的风险。同时表示,未来会在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中,利用移动互联网和保险行业大数据积极尝试和推进车险产品的研发。不过,以上措施的实施,有望增加销售规模,提升盈利能力,但并不排除同昌保险盈利能力波动的风险。

事实上,随着车险改革深入推进,不少保险中介机构倍感压力。蓝鲸保险梳理发现,在2020年半年报中,多家机构坦言,受“报行合一”影响,获得的佣金和手续费下降,营收下滑。

“提升专业能力,走质量发展、效益发展之路是趋势”,保险业内人士张明明分析道,如果保险中介公司无法走通专业化道路,不能持续扩大业务收入规模,提高服务水平,增加客户粘性,将面临市场竞争力下降的风险,同时,还需要通过精简机构队伍,及时瘦身摆脱“包袱”。

在业内人士看来,车险综改开展后,中小型保险中介的生存环境并不乐观,行业整体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